您的位置: 塔城信息网 > 游戏

终末之龙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袭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7:48:36

终末之龙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袭

冰龙猛地睁开眼睛,怒视着鼻子前面那两个试图往它脸上爬的小女孩,吓得她们惊叫着缩回了角落。

这些小鬼最近越来越肆无忌惮,连惊叫声都更像是因为兴奋而不是真的害怕。它觉得她们正在把成功地爬到它身上当成一种游戏。但这根本一点都不好玩!

冰龙恼怒地甩甩头,爬了起来。它居然在她们已经碰到它的时候才醒过来,一条龙可不该这样失去警惕,即使是在它自己的巢穴里,谁知道那些闲得无聊的冒险者会在什么时候突然摸到它面前来?就像它的母亲……

――还是不要想她比较好。

冰龙舒展了一下有些酸痛的双翼。它睡得太沉,可它实在是有点累了。从卡斯丹森林飞回来之后,它几乎每天都在冰原上不停地绕着圈子,试图找到死灵法师和亡灵的踪迹……那让它想起几个月前满怀怒火地追着那个光头法师到处跑的时候。

与那时相比,如今的冰原更加荒凉

终末之龙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袭

这并不只是因为季节的转变。野蛮人的营地也比从前少得多,时常飞上大半天也看不见一个人影。

冰龙自从抓回洞里这几个“养肥了吃”的家伙之后,通常都只在附近狩猎,它没料到情况已经变得如此严重……它没兴趣干涉死灵法师与野蛮人之间的冲突,但这情形还是让它觉得十分不快。

就算是野蛮人,活的也比亡灵要好得多。它可不希望有一天俯瞰冰原时,只能看见满地死人蹒跚而行,更不希望埃德和娜里亚撞上一群亡灵,落得死无全尸,或者更糟……

天已经黑了,是亡灵出没的时间,它希望今天多少能有点收获。它不知那些死灵法师是有意在躲着它还是怎样,这几天都踪影全无,倒是野蛮人有不小的动静。

原本分散居住的野蛮人正渐渐聚集起来,形成了好几个大的营地,如果他们打算与亡灵开战而不是彼此打来打去,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胜算,至少现在,他们的数量加起来,应该还是比亡灵要多得多的。

冰龙迈步走向洞外,却又被那个瘦小的女人犹犹豫豫地叫住。

“那个……如果你出去找吃的,能不能带点蔬菜回来?芜菁也行……孩子们不能只吃肉……”

冰龙眨了一下眼睛,几乎是有点茫然地瞪着她――她到底当它是什么?她以为它带回了给那个死小鬼治湿疹的药就会有求必应了吗?下一次她不会还想让它带新鲜水果和炖肉用香料回来吧?!

大概是看懂了它凶恶的目光,女人哆嗦了一下。

“其实……不要也……也行的……”

她迅速地逃走了。

冰龙哼了一声,踏着重重的步子走了出去。

寒冷的夜风让冰龙觉得十分舒适。它伸展双翼,顺风滑翔。星月都隐藏在厚重的云层之后,但一片银白的大地依旧在夜色中微微发光,即便是一只在雪地上飞窜的雪兔也逃不过冰龙的眼睛。

它向东飞去。死灵法师的活动最早便是从东部沿海的地方开始,如今,那里已几乎荒无人烟。昨晚它发现一个较大的营地建立在接近中部平原的东南方,营地飘扬的旗帜上,是一条正在奔跑的巨大的白狼。

那是冬狼部落的旗帜。

它稍微走神想了一下在那里是不是能抢到蔬菜什么的……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可悲。巨龙们要抢的从来都是宝藏!宝石!金币!或者漂亮又尊贵的女孩……那是几千年前才开始形成的习惯,但至少不辱巨龙之名――哪怕不是什么好名声,也总算是被人们所敬畏。

跑去抢菜又算是怎么回事!

它懊恼地对自己发出了一声咆哮。

接近那个营地的时候,它看见了一堆巨大的篝火。

冬季木柴得来不易,燃起如此大的篝火,对野蛮人来说,就只有一个理由。

他们准备举行祭祀,召唤祖先的灵魂。

冰龙隐约觉得现在并不是举行这种仪式的合适时机。虽然形式和目的都不相同,但召唤灵魂也同样是死灵法师的拿手好戏……野蛮人的灵魂有独特的力量,与他们的族人,与这片大地密切相联。死灵法师游荡在冰原已经不是一两年的事。几百年前,被人们追得无路可逃的死灵法师就有冒险进入冰原以求得生存的,但他们从未能控制野蛮人的灵魂,更别提将野蛮人变成亡灵。

而如今……

飞得更近的时候,冰龙听见了伴随鼓声响起的吟唱。千万年前,它的祖先也曾在这片冰原上聆听过同样的歌声,千万年后,那古老的旋律竟没有丝毫改变。

一瞬间,冰龙陷入了不属于它的记忆。久远的时光之中,高举武器的野蛮人咆哮着冲撞在一起,拥有同一个祖先的兄弟们的血洒在白雪之上;忽然而至的暴风雪犹如诸神的震怒,一片迷茫之中,巨大的城市里,黑色高塔直刺天空,那是巨人唯一的城市,却永无完工之日;成群的驯鹿奔跑过一望无际的花海,融化的雪水流过广阔的平原,在阳光下闪亮如银色的丝带……

它的祖先曾栖息在这里,战斗在这里,死在这里……现在,却只剩下了它,看着雪地上它自己的影子,不知道这漫长的一生到底该如何度过。

它不知不觉地飞得更低了一些,但地面上并没有人发现它。所有人都伏向地面,轻声吟唱,他们此刻或许都像它一样,借着灵魂之间的联系,分享着那些久远的记忆。

但愿他们的祖先能告诉他们该如何度过面对的危机。

冰龙看向那巨大的火堆,意识到有什么不对――火焰依旧是黄色的。它的记忆不会骗它,如果萨满举行的仪式成功了,火焰应该会变成蓝色。

视野的边缘有什么吸引了它的注意。它向上攀升,看着那群正向营地跑来的身影。

野蛮人……然而正像卡斯丹森林里那个小男孩儿形容的一样,他们跑起来姿势怪异,驼着背,身体前倾,双臂摆动的幅度异常地小,看起来更像是雪猿而不是人。

亡灵。

营地里的人同样不会留意到他们的到来。野蛮人之间有着不成文的规矩,即便是两个交战正酣的部落,如果其中一方需要举行祭祀,召唤祖先,另一方绝对不会趁机攻击。而任何野兽都会谨慎地远离那一大堆火。

野蛮人在这个时候其实是最为脆弱的,他们根本不会有任何防备。而死灵法师们显然也很清楚这一点。

冰龙没有在亡灵之中发现任何人类的身影,控制他们的人想必隐身于远处。

它犹豫了一阵儿。

它完全可以等亡灵攻击完这里,返回他们白天隐藏的地方时在高空静静地跟过去,以找到他们的主人……

巨大的咆哮如雷般在半空中炸响,冰龙疾冲向下,双翼掠起的风扬起一阵雪雾。趴在地上的野蛮人再也无法平静地等待祖先的灵魂归来,他们大叫着跳了起来,慌乱地四散奔逃,

自西向东,冰龙低低地飞过所有人的头顶,喷出的气息凝结成小小的雪花飘落在人们头上。

男人们很快拿起了自己的武器,怒吼着追向冰龙。长矛投向向冰龙的背部,虽不至于穿透鳞甲,却也带来一阵剧痛。

冰龙愤怒地咆哮着,再次冲上天空。

它的怒吼让许多野蛮人不由自主地扔下了武器,抱着头大叫起来。当他们从恐惧中挣脱时,冰龙已经飞到了他们的武器所不及之处……但他们的面前,是另一群更可怕的敌人。

冰龙在半空中盘旋着,俯视那一场血腥的战斗。

野蛮人的数量的确更多,但他们措手不及。即使它提醒了他们敌人的到来,也依旧太过仓促。而那些与他们有着同样的面孔,却再也没有活人的气息的亡灵……其中说不定还有他们的亲人或朋友。

那即使对野蛮人来说也是巨大的冲击。他们很快溃不成军,大批人失去了战斗下去的勇气,向四面逃散。

冰龙不打算再帮任何一方,这是野蛮人自己的战斗,他们总得为自己的生存而战。而它背上隐隐的痛楚也在提醒它,多管闲事没什么好下场。

在那些野蛮人眼里,它说不定是比亡灵更可怕的怪物。

死灵法师大概也会为这次的收获而失望。太多人逃走,真正死在战斗中的人倒并不是很多。

冰龙注意到一个年轻的野蛮人正组织起更有效的抵抗,拖住了敌人,让更多人得以逃生。他们且战且退,一点点退向南方。

但亡灵们也开始聚集起来,围攻这一队还没有溃逃的人。

冰龙沉默的在他们头顶转了几圈,再一次冲了下去,重重地落在亡灵之中,也不管它压倒了多少,冲着对面的野蛮人发出怒吼。

他们逃走了。

冰龙满意地甩了甩尾巴,抡飞了几个亡灵。

亡灵跑起来没有活人快,只要那些野蛮人肯逃,总还能保住小命。

周围的亡灵没有攻击它,那或许不在他们得到的命令之中。他们甚至也没再去追那些逃走的人。

相反,他们几乎是同时停止了动作,又几乎是在同一个时间开始向不同的方向跑去。

冰龙稍稍愣了一下,然后恼怒地大吼了一声。

它原本是想跟着这些亡灵找到他们的藏身之处,但现在,它根本不知道该跟着谁!

隐藏在暗处的死灵法师显然猜到了它的意图……但他在哪里?他必然得能看到这一切才能判断形势,发出新的命令,可它却根本找不到他的身影。

――难道野蛮人也有可能成为死灵法师?

冰龙挫败地低吼着,飞向高空。

它总能发现点儿什么的!

烟台治疗阳痿医院
烟台治疗早泄方法
烟台治疗早泄费用
烟台治疗早泄医院
鹰潭好的牛皮癣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